日志文章


2016-07-18

一线写真:雨夜坚守

7月4日傍晚,静谧的卧061-1井井场内,两个身着红色工装的身影仍在忙碌…… BkaO%\O  
T;}sJB3D6  
  卧061-1井是西南油气田重庆气矿垫江作业区黄葛站所辖的一口无人值守井。这口井当天9时开井后,因关井压力过高,必须进行节流生产,但节流生产极易导致井口针形阀冰堵。这就需要有人守在井口,不断调节针形阀开度,以求达到平衡生产。 @}3Nt-?  
vl42 yo  
  黄葛站站长李伟东和员工刘曙光白天执行开井操作后,就不曾离开半步,经过不断调节,井口压力有所下降,但一直不稳定。 MAdVJTJM  
&N{sI bWL  
  19时40分,井口压力仍高达8.6兆帕。熟悉该井脾气的李伟东心里明白,回站已然无望,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个不眠之夜。旁边的塑料袋里有两桶方便面,那是他来开井前,准备午餐时多预备下的,带去的保温壶里还有些热水,晚上填饱肚子应该不成问题了。 iv'jM5%K  
4%-ro p  
  夜色渐浓,探照灯下,蚊虫齐舞。采气树旁两个不断观察、调节压力的血肉之躯,无疑成了这些蚊虫争而食之的“唐僧肉”。 Gm4li4[8I  
MS-iu UZQ  
  7月5日3时,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暴雨来袭。偌大的井场,却没有他们两人的容身之所,唯有端子柜上方的雨棚可暂避风雨。但雨棚实在太小,两个大男人紧紧靠在一起,每人也仅能遮住半边身子。 f&:% -Fd  
uK}nr\2m&  
  “汇报受控中心,要求关井。”李伟东说。来得凶猛、退得迅速的暴雨过后,李伟东再次查看采气树,发现压力不降反升,井口一级节流阀后端出现了冰堵。 0Hsh_FM9hw  
6_u N5jZ  
  “关井?我们一天一夜的辛苦岂不是白费?”刘曙光有些不甘心。 0;qS X<  
DJ iQ[_A(  
  “生产的前提是保障安全,井口憋压,出了事故怎么办?”由于现场不具备解堵的条件,李伟东继续下达指令:“通知站上,天亮后多烧些热水,尽快赶来。” *u><~<m  
'miejJ  
  天空中依旧飘着零星小雨,关井后的井场更显阴冷。绷紧的神经暂时放松,倦意便乘虚而入。雨棚下,两人就着半身湿衣,背靠着背在朦胧中睡去。 EYSPHZf  
FU|>)2^  
  6时30分,巡井值班车的喇叭声唤醒清晨的井场。短暂休眠后又“满血复活”的李伟东和刘曙光起身迎上,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 bHCQ-~-  


类别: 无分类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4556) |  收藏